研究产业发展趋向应该成为常规的工作

产业发展如同万物都会有自己的生长周期一样也一定会起伏周折,那种不相信产业发展有周期性的想法只不过是一厢情愿,不符合一切发展的正常规律。尤其是依赖于资本成长起来的行业,中国在国际大环境之下正在进行正常的调整,对于它们的影响也一定会或者旁及,或者刺激。大家都十分关心最近的市场票房能否重新拉升,疫情以及疫情以外因素的持续,对于我们的经营会继续造成不正常到什么程度?如果长此以往,产业的希望在哪里?

电影产业的研究因此就必须讲真话,在讲真话的状态下要积极地寻找出路。因为电影产业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在全世界体量当中占据了不轻分量的国家产业,这是中国当代文化的影响力所在,更是中国综合国力与社会文明进步的象征。无论如何,它的今日都不是十年前甚至五年前所能比拟,对于今日的困难,国家不会袖手旁观,投资者不会隔岸观火,更为根本的是,整个社会的进步和国家经济发展一定会给与它正向的促进,需要的就是我们的发愤。

所谓产业研究自然不是写一份总结,统计一批数据,举行几个“高峰论坛”之类。产业研究一定要完成三件事情:第一是各级领导干部要亲自抓。真正需要研究产业问题的正是各级的领导,领导不认为需要抓研究就是失职。不仅在困难的时候需要抓研究,即使在顺利的时候也要抓研究,不同时期、顺境逆境的课题会有不同,但是产业的规律、产业的特征、产业的长处和弱处,任何时候都应该是深入认识产业的研究课题。

领导干部带头亲自抓研究会产生非常重要的意义,它既能够首先提升领导自身的认知水平,又带动了企业行业的学习氛围,培养产业和行业的研究团队和研究人才。产业、企业都应当成为知行合一、实事求是的研究单位,使得产业和企业的经营管理真正做到正规化、标准化和现代化。领导干部不是发号施令要别人去研究,而是自己发现问题、探索思考、组织课题,这样的研究才能够高屋建瓴、一针见血、总结战略、找到方向。

喜欢研究问题而非夸夸奇谈的领导是行业和企业之福。因为这样的领导就是智慧型的领导、学习型的领导、紧贴时代潮流的领导。跟着这样的领导,企业才会克服困难、逾越障碍、无往不利。不要以为喜欢研究就不是实干型,能够提出问题并且组织研究攻关,本身就是最大的实干型。因为自己去真实地研究,得出的是自己真实的结论,说出来就不会是官样文章,这样的领导还不是实干型领导,谁是呢?

第二件是要把产业和企业的研究放在超越出自身的行业、产业和企业的范围之外,不要为研究而研究,不要只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看不到整个产业发展的背景,尤其是时代的背景。一家影城的经营要放置在一个产业的背景之下观察,一个产业要放在一个社会的背景之下考察,一个社会的考察还要放在整个时代的背景之下。所以研究工作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是打开视野,促使自己快速成长的途径,而这样的研究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我们一边积极在行业的低谷当中有所作为,一边就在专心致志地研究这个产业如何能够打翻身仗。首先我们要琢磨这个行业有否可能翻身,结论是中国电影产业一定有明天。这个结论在三十年前已经笃信不疑。而我们的眼光也不仅仅盯在电影本身上,而是注视着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从经济带动城镇化进程的数据发展当中,我们已经看到了电影市场明天的体量,坚信值得为之奋斗一辈子。

我们还从城镇化进程中看到了社会流行的社交文化,也看到了优秀的国产电影在这个社交时代所发挥出的巨大能量。很多新鲜事物在城市发展和社交圈生活当中涌现出来,而电影市场与此正好息息相关。譬如到2012年,微信蓬勃兴起,而徐峥的《泰囧》应运而生,我们就注意到了微信对于《泰囧》的宣传推广意义。而互联网在电影宣传发行中的推动力与日俱增,给了我们努力运作产业更多的鼓舞。这就是产业和时代的关系。

第三是研究工作要持之以恒,要作为一项长期而且长效的工作在产业、行业和企业当中坚持下去,做成一个体系和策划的平台。最好的办法还是知行合一,即结合实战进行研究,与有志者一同研究,站高一线开拓研究。如此,企业在哪里,你的研究就在哪里;工作阶段发展到哪里,企业的研究也会到哪里;产业与时代是不会脱节的,而研究就永远有前瞻性。

现在就是对产业研究是否深入持久持之以恒的一次挑战。今天的挑战在于我们也许背上了两个包袱,一个是突然从高峰中跌落的巨大反差,另一个是有一点茫然四顾,似乎看不见身边有志同道合的友军。前一个是中国电影产业还能够重新回到642高地并且继续登顶吗?后一个则是找不到援手与工具。我认为原因也许还是在另外一个隐秘但需要正视之处:目前我们的产业大军大部分人不是在二十年前的低谷成长上来的。

在资本进入产业,而且一片高涨的时候进入产业行业的人们,不容易了解中国电影产业艰辛的奋斗、开拓、攀登之路。当资本退潮,而从业者裸身上岸时,很多人会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是。这才是最大的精神包袱,这才是决定了他不能在困难的时候能够看到成绩,看到光明,能够提高自己勇气的原因。放开来看,最怕的就是失去了精气神,那么这支团队就什么研究也从事不了。

最后,从哪里着手、具体怎样研究、研究学习实战三者怎样统一,我们不再一一阐述。每一个人都要自己去嚼那个馒头,自己知道馒头的滋味,而不是别人告诉你滋味。我只能说,不能光悲观,更不能“躺平”。也不要只懂得埋着头干。要迎接当下的挑战,让研究和学习带给你滋味。目前经济生活的确在调整,因为中国和整个世界的关系在调整,所以国内的实体行业、金融行业、文教行业以及社会财富分配机制等等都在调整。具体到创业和行业企业,哪里是正路,总之要找到合适的路。

以下的这些是不会变的。影城要有上座率是不会变的,影城要和观众建立社交关系是不会变的,院线要主动联系片方一回回创新发行放映的打法是不会变的。在这些方面必须要说,局面不是糟糕与否,而是每一条院线和每一家影城都要重新建立自己的资源网络,而全国的产业版图就会因为新的资源配置而重新划定。所以懂得从这个角度开展研究的是战略家。不懂的,单纯从一部影片、一个节假日、一次活动,为研究而研究的充其量是战术家。

到大格局当中找新的资源配置,创造产业新的格局,就是创造自己的明天。当年有人说过不是资本感兴趣的事情他就不去做。这是因应着当时的资本盛宴而眼底浅的“金句”。即使在那时,我也听到过有人欣赏那些去做格局的公司,始终是做格局的人和团队最有前途。怎样做格局,这就是根本的研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